从标准化到个性化,国泰君安证券的全方位私募服务是这样的

导读:原标题:从标准化到个性化,国泰君安证券的全方位私募服务是这样的 私募行业在阳光化后一路快速发展,如今已经成为国内资管行业一股重要力量。最近几年,伴随行业规范要求的提升,各类私募服务机构在私募行业的发展中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从标准化到个性化,国泰君安证券的全方位私募服务是这样的

原标题:从标准化到个性化,国泰君安证券的全方位私募服务是这样的

私募行业在阳光化后一路快速发展,如今已经成为国内资管行业一股重要力量。最近几年,伴随行业规范要求的提升,各类私募服务机构在私募行业的发展中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从投研支持,到托管外包,再到产品代销等业务,券商无疑是各类服务机构中对私募支持最为全面的。为了解券商私募综合服务业务的最新发展,券商中国记者近日走进国内基金服务规模最大的券商之一——国泰君安证券,对该公司产品金融部负责人张谦进行了面对面专访。

访谈要点:

1、国泰君安目前服务了三千多家私募,服务内容涵盖交易、研究、托管外包、销售、衍生品在内的多项业务。

2、产品准入标准和市场机构大方向差不多,细项上会有区别。一方面看定量业绩指标和策略容量;另一方面更看重定性,包括投研能力、风控能力和在历史风险中的应变能力。

3、投研、运营和资本引荐方面,私募分化比较大,今年更注重对私募的个性化服务,服务如何侧重是基于客户实际需求。

4、对私募考察时间一般较长,销售合作最短也要跟踪一年时间,实际销售的都是合作两三年以上的公司产品。

5、对不同私募有不同服务标准,初创型会看重公司的潜力,我们会筛选一些好公司投入更多精力。

6、外资私募和内资私募关注点差异很大,外资对合规要求很高。和外资私募合作时,服务的内容、需要做的事情会多很多。

访谈实录:

券商中国记者:国泰君安的基金服务业务在国内非常领先,近几年加大了私募服务的力度,首先请您介绍下国君与私募合作的基本情况。

张谦:首先要明确这里我们说的私募是指在协会备案的证券类私募机构,股权和其他类私募我们服务的不多。国内证券类私募合计八九千家,国泰君安目前服务了其中的三千多家,从数量上看覆盖面还是可以的,当然我们对私募服务本身也有准入要求,包括人员、场地、内控情况,可以说10亿以上私募在全市场覆盖面是数一数二的。

对私募的服务,我们主要有几个方面:1、交易。这是私募服务中券商主要的收入来源。2、研究。根据不同私募特点,我们会提供相应的研究服务。3、托管外包。这类业务行业头部效应比较明显,我们排名前列,前两位的券商领先后面比较多。4、私募基金销售。我们同样排名前列,销售主要有两类,一类是我们自己的代销,另一类是资本引荐。5、融券。我们也做的不错,排在前三位。6、衍生品。主要是指期权和互换业务。可以说,对私募所需的各个分项合作中,我们都是比较领先的。

券商中国记者:国君内部在私募服务上是如何分工的,您所在的是产品金融部主要负责哪些业务?

张谦:我们部门主要分工是在销售相关的业务。在产品金融部里,第一块是负责产品研究,我们会研究哪些产品比较好,哪些策略比较适合当前市场;第二块是产品引入、准入,并负责协助执行公司产品审核委员会对公司销售金融产品进行准入审核;第三部分在于产品的评价,既包括产品销售之前的评价、日常跟踪,也包括销售之后的跟踪服务;第四是募资,就是销售,其中也包括了资本引荐,这是我们产品金融部的主要工作。

券商中国记者:产品评价和准入相信是您部门的核心业务,请您介绍下国君在私募准入上的标准,贵司是怎样筛选合作私募的?更看重哪些环节和方面?

张谦:国泰君安的产品准入标准和市场上其他机构大方向都差不多,可能细项上会有区别。一方面是看定量产品的业绩,业绩是一个宽泛的说法,有收益率、夏普比率等等指标。我们也看中策略的容量,这也是一个定量的东西。另一方面我们更看重定性,更多时候它决定了定量的内容,定量只是结果。定性包括投研能力、风控能力和公司在历史上较大风险事件中风控的应变能力,投研能力包括公司的人员数量、资历、系统等,这些是我们比较看重的。我们公司一直很重视私募的合规和风险控制能力,我们每选择一个合作伙伴都是希望长期合作。虽然我们也会做一些锦上添花的事情,比如和现有的百亿级私募做一些合作、强强联手,但我们更乐于做那些比较有潜力的事,更愿意看到我们合作的私募从10亿到几十亿、再到百亿,这样的合作更能体现我们对私募全方位的助推。

券商中国记者:您刚刚提到了定性环节,国泰君安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

张谦:定性也是会各个分项有打分,我们对私募考察时间一般会比较长,销售合作的话最短也要跟踪一年时间,实际销售的通常都是合作两三年以上的公司产品。但是没销售不代表我们不会去做资本引荐,可能会有些机构资金,一对一寻找合作,满足条件的我们也会去做。

代销是对应我们公司的高净值散户,这方面我们的风控门槛会高一些,我们希望代销产品背后的私募管理人能够经历得住市场风风雨雨的考验。如果是一对一资金,我们就是做一个中间人,让双方的需求匹配起来、更快互相了解。

券商中国记者:在此前本报主办的“2018私募综合服务发展研讨会”上,您提到了国君为私募提供的个性化服务,包括投研、运营、资本推介,能否谈谈具体是怎么做的?资本推介方面,我比较关心的还有种子基金和FOF、MOM,请问国君的种子基金情况如何?资管新规出台后对FOF和MOM有没有什么影响?

张谦:投研、运营和资本引荐方面,私募的分化比较大,2014年时候是做标准化服务,私募可能什么都不懂,就是具备一定投资能力,可能自己也带了些资金,当时是一个阳光化的过程,有些管理人原先可能已经在做代客理财和投顾,2014年变成管理人主体,是一个规范化的转变,我们给公司一个标准化的东西,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今年我们更注重个性化和市场化,比如做量化的百亿私募他们有自己的特定需求,你给他们提供一些常规股票行业研究可能就需求不大,他们会更注重于交易系统和金融工程研究,个性化服务是基于私募个性化需求的对接。对国泰君安这样的大型服务券商来说,具备足够的服务资源,足够的IT配备,但是如何侧重也是基于客户需求,客户关心哪块我们可能就哪块先做。

资本推介上,如果是国泰君安自己的FOF和MOM,是资管子公司的团队在做,种子基金则由销售交易部管理,销售交易部在国泰君安内部属于牵头部门,总领国泰君安各项私募服务。

新规出台对FOF、MOM肯定会有影响,主要原来有些FOF、MOM架构搭得比较复杂。国泰君安的FOF不受影响,因为我们是在新规出台前后按照两层架构来做的,除了自己的FOF、MOM之外,我们还作为服务商,以不同角色服务了很多的FOF、MOM,包括一些银行系、三方财富机构和大型企业集团(央企)的资金,我们为他们提供绩效评价、投顾筛选、事后风险的评测、报表的制作,合规合同签完后也会给他们一些建议。

券商中国记者:私募服务机构对于私募来说意义重大,有没有一些国君帮助私募成长的代表案例可以分享?

张谦:这方面案例还是比较多的,特别是有些国君帮助一些私募从很小体量做到了几十亿规模。比如浙江的一家量化私募机构,创始人是海归、掌握了技术,但是除了投研交易外,最初公司缺少其他团队。我们在私募综合服务中,提供了托管外包、运营方面的支持,国泰君安还做销售、引荐资本。在市场运营方面我们出了很多力,投研交易上根据他们公司的需求引入了其擅长使用和合适的交易系统。我们希望通过一系列服务让私募更专注于自己的投研交易和算法研究,更好把业绩做上去,还通过资本引荐让市场主流资金方更快了解这家公司。大概三年时间,这家私募从最初自己管理的几千万资金,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亿规模,发展还是挺快的。

对不同私募我们有不同服务标准,初创型我们会看它的潜力。有些初创型核心团队是海归,在海外投资机构从事过资产管理,有自己的理念和方法,通常也有些资本金,持续经营方面不会有问题,自营盘做的也不错,虽然规模小、但还是比较健康,这样的公司就属于资质不错的。另外有些是草根出身,过往业绩可能只是适合之前的市场环境,或许还有些运气成分,逻辑上不能自证,虽然结果上做的不错,我们还是认为有待观察。对于不同投研能力的私募我们会投入不同的资源,从初创型孵化角度,我们会筛选一些有潜力的,投入更多精力、加大力量去做。

券商中国记者:去年起,外资私募开始进入国内,据我所知,国君和很多外资私募也有深度合作,对比外资私募和国内私募服务业务,您觉得有什么不同?国君又有哪些特色?

张谦:进入国内的外资私募绝大多数我们都已有接触,我们目前的外资私募服务规模应该是最大的。前年起我们就开始和外资私募进行对接,外资在上海比例比较高,上海除了有WFOE PFM,还有QDLP。外资私募的关注点和内资的差异比较大,它们在海外通常已经有很大规模,进入国内首先考虑的是合规,对这方面要求很高,既要把境内的规则全部研究清楚,境外的各种监管也要遵循,比如对购买产品的投资者进行反洗钱调查,不仅要满足中国的要求还要满足海外监管机构的要求。外资私募会考虑海外的监管、集团的风控,还会考虑整个信息系统的架构。

在与外资私募的合作中,我们会是它进入国内重要的合作伙伴。实际上从工商登记、设立WFOE机构、金融办沟通开始,我们就和它紧密合作。首先是担当外资私募和政府、监管机构之间的桥梁,帮助他们互相之间反映情况,介绍经验。另外,外资私募在本地设立代表处等分支机构的时候,我们会协助他们进行一些招聘工作。相较而言,服务外资私募比给内资私募做的事情更多。我们还会帮它香港或本地团队跟它海外总部内控法律部门交流,它们在本地可能会发生一些问题,也许在我们看来不是问题,但外资可能不这么看,我们会去帮助解释。

我们第一单和安本的销售合作,前后共花了一年半时间,而内资私募的合作业务即使再麻烦一般三五个月总能完成,快的甚至可能两三周。合作过程中要签署很多法律文件,双方要进行跨洋沟通,它们会过来尽调,有些我们也会过去交流,这类工作非常多,此外系统数据也需要对接。在与外资交流过程中我们也有很多收获,对方会提出一些要求,我们会评估这些要求是否合理,并研究以后内资私募是否也会有类似要求。

从具体服务项目看,外资私募在投研上需要的服务很有限,它们的本身的投研一般都很成熟,也比较自信。交易会依托于我们,托管外包双方会磨合,外资私募通常会有自己的要求。为了更好服务外资,我们的交易系统和运营外包系统都准备了英文版本,在国际化数据对接上也会做很多工作。除了这些,外资私募对资本推介也是感兴趣的。我们针对WFOE PFM和QDLP设立、产品发行及符合欧美不同区域监管的双重要求,都制定了相应的服务方案。

券商中国记者:本报的私募实盘大赛正在火热进行中,对这个活动您怎么看,有哪些建议?

张谦:这个比赛形式还是很好的,应该长期来做,评价、评奖也应该更注重长期评价的体系和标准,我们也愿意就实盘大赛与证券时报合作。包括我们作为大赛协办机构的服务内容,我们愿意把参赛私募作为优先服务的对象,或者说有些服务收费上可以给予适当的优惠。对我们来说,大赛能给我们提供更多接触私募的机会,也能检验我们私募服务体系的综合服务能力,当然就目前来看我们私募覆盖面还比较全,应该能把这些私募服务好。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ID:quanshangcn

上一篇: 活动报名:2018年《艾德证券期货牛熊对
下一篇: 下一篇:艾德证券:奈飞三季报亮眼 宣告王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