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期货演义第16回:风收之资产组合

导读:原标题:我的期货演义第16回:风收之资产组合 2017-01-24 上周末,爱人问我:“你在做什么呀?”我说:“我在思考问题。”她问:“在思考什么问题呀,是不是1+1为什么等于2?”我说:“我才不会思考这种没有实际用处的问题。”

原标题:我的期货演义第16回:风收之资产组合

2017-01-24

上周末,爱人问我:“你在做什么呀?”我说:“我在思考问题。”她问:“在思考什么问题呀,是不是1+1为什么等于2?”我说:“我才不会思考这种没有实际用处的问题。”但现在细细一想,我在思考的问题可不就是1+1>2的问题?

上周看了一篇星潮FOF发表的文章《40年量化研究:如何全球资产配置》。它通过美国过去四十年(1972-2015)的数据做历史回测,得出两点结论:

(1)从收益风险比的角度,资产组合好于单项资产。

投资单个资产可能遭遇巨幅回撤(美股最大回撤50%、美国房地产最大回撤68%)。有没有方法在不牺牲收益的情况下,降低投资风险呢?美国经济学家马科维茨早在1952年就帮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他首次系统地阐述了资产组合的选择问题,告诉我们一条简单的投资哲学:分散投资可以优化投资组合整体回报。这个“优化”,简单地说就是投资者在投资两种不完全相关的资产时,能够降低投资组合整体风险,从而达到1+1 > 2 的效果。

马老(马科维茨)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理论也被投资者广泛应用。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有60/40组合(美股、美国国债)、耶鲁基金掌门人斯文森的组合(股票、房地产信托基金、债券)、以及Meb Faber的常青藤组合(股票、房地产信托基金、债券、大宗商品)。

这种理论在实践中能够奏效,原理在于经济具有周期性。在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各项资产的表现具有负相关性。例如根据美林投资时钟理论,复苏期适合买股票,过热期适合买大宗商品,衰退期适合买债券,萧条期适合持有现金。所以同时持有几类资产,在经过长期历史周期之后,最终的收益是这几类资产收益的平均值,但是过程中的回撤却得到大幅减少,因为一项资产回撤时其他资产在赚钱,相互保护(这就是马老说的资产不完全相关性的核心)。

这就是组合的好处。从投资上说这些,可能觉得抽象难以理解,那就拿生活中的例子来说。在生活中,这种理念也在发挥它的威力,体现为集体的优势和多元化的好处。

例如汶川大地震,发生这么大的灾害,足够让一个小国一蹶不振,但是中国由于同时持有多个地区,汶川出问题了,灾后重建需要大量人工、原材料,反而刺激了其他地区的经济发展,全国总体经济稳定。

再举一个小一点的例子。据说一个老妈妈有两个儿子,让大儿子卖雨伞,二儿子卖遮阳帽。这样下雨了大儿子赚钱,出太阳二儿子赚钱。完美组合。

再举一个古代的例子。春秋时期,管仲和鲍叔牙一个辅佐齐国的公子纠,一个辅佐齐国的公子小白,不管哪个公子上位,这两个哥们都相互提携。完美组合。

(2)选股和技术择时策略,可以进一步优化资产组合的收益风险比。

选股能提升收益,进一步优化资产组合。历史回撤结果证明,选择高价值股和高动量股,收益率和夏普率都提升了一个台阶。

技术择时能减少回撤,优化资产组合。当价格高于12月移动均线,持有;当价格跌破12月移动均线,卖出。这个简单的技术择时策略,可以规避01年和08年的大回撤,也可以在90年代、02-07年、08-15年三大牛市中赚大钱。

同时引入选股和技术择时,资产组合的的夏普率达到更大程度优化。

为什么资产组合的收益风险比会高于单项资产呢?这个奥秘在于资产间的负相关性,这样的结合就不是简单的1+1式的堆砌,而是一个有机结合的系统,你进我退,阴阳和谐。

为什么资产组合+选股+技术择时加在一起是最优呢?因为综合发挥了产业优势、研究优势、交易优势。资产组合使得我们变成了上控大宗原材料资源、下控事关国计民生各种产业的上市公司、进军银行业(吸收投资者的钱买债券)的大型产业集团(袖珍版),这就是我们躺着赚钱的基础。再通过研究发现价值、通过技术趋吉避凶,相当于这个产业集团拥有极好的董事会在管理,负责起了项目的筛选和执行。所以这个交易系统,构建起来的其实是一个自动运行的拥有极好董事会管理的横跨原材料资源、下游产业、银行业的产业集团!如果这样还获得不了好的交易绩效,那天理何在?

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怎样来优化自己的资产组合了,其实本质上就是自己来构建一个产业集团,并且给这个产业集团来构建一个运行机制。当我们构建起一个完善的系统之后,抵抗风险的能力就大大增强,就像一艘航母,运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也坦然无惧。(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作者:期货李小龙

新浪微博名称:期货李小龙

上一篇: 我的期货演义第15回:风收之系统进化
下一篇: 下一篇:我的期货演义第19回:弱水三千一瓢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