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期货演义第13回:芬兰旅游悟价格

导读:原标题:我的期货演义第13回:芬兰旅游悟价格 我的期货演义第13回:芬兰旅游悟价格 2017-01-03 1、价格是协议:生产者VS消费者 (1)芬兰的赫尔辛基:牛奶一杯0.7欧,上厕所要1欧。(1欧折7.3元) 上厕所比喝牛奶

我的期货演义第13回:芬兰旅游悟价格

原标题:我的期货演义第13回:芬兰旅游悟价格

我的期货演义第13回:芬兰旅游悟价格

2017-01-03

1、价格是协议:生产者VS消费者

(1)芬兰的赫尔辛基:牛奶一杯0.7欧,上厕所要1欧。(1欧折7.3元)

上厕所比喝牛奶还贵。

价格本质上是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协议。只要能被双方接受,只要没有新的供需来冲击,价格就能一直运行下去。就比如厕所定价。只要没有新的供应方来挑战这个价格,只要需求者能接受,1欧的价格就能一直维持下去。在国内上厕所不要钱,是因为政府在免费供应大量公厕,其实每个纳税人都在为此承担“成本”。

2、价格是杆秤:成本VS效用

因此,价格永远在生产者的成本和消费者的效用之间寻找定位。成本和效用是秤杆,供需博弈是秤砣。终端消费品的效用由收入和价值观共同决定。中间品的效用由下游利润决定。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有两个重大偏颇:首先,价值不是由成本决定,成本端是生产商的事。一个东西的价值是由需求方来评断的,一个东西不管生产者花了多少时间做,社会认为没用就卖不出钱。第二,成本不只是劳动时间,而是劳动力成本+资金成本+税务成本。(马克思强行发明出生产价值和使用价值这两个概念。但本质上生产不创造价值,我生产出一大堆社会不需要的东西,一点价值都没有,只有消费才形成价值。)

西方经济学的供需决定价格的理论也有重大偏颇。脱离了价值定价的秤杆!价格永远在成本和效用之间。有时候价格低于成本是因为效用低于成本了。

商品的价格在成本和效用之间这个好理解。以美豆为例,在供需宽松年份,美豆价格也很少跌破成本;在供应紧张年份,经常是美豆产量减10%,价格可以涨起来30%,这样算起来农民利润增加了20%。为什么美豆产量减10%,价格不是涨10%而是涨30%呢?因为减产10%会导致期末库存薄弱,所以下游会来抢,从而给农民额外利润。下游价值链庞大,足够承担这个增加的费用。所以我们分析美豆价格,底部是成本,顶部是下游利润。当美豆压榨利润达到下边界,并且猪豆粕比价达到下边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美豆的顶部了,因为从油厂到养殖场整个下游都不能接受这么高的价格。

股票价格也是一样。股票的成本是每股净资产,股票的效用是公司未来的成长带来的现金流贴现。巴菲特早期遵照格雷厄姆的教诲,主要是买低成本的股票。持有便宜但是不赚钱的纺织厂长达20年之后痛悔,认识到买便宜的烂公司不如以合理价格买好公司,之后主要是买好公司。

3、价格体系:成本VS效用

价格协议是在一个价格体系里被制定下来的。不同的经济体,其成本和效用体系不一样,所以形成的商品间价格体系不一样。

(1)为什么芬兰打出租车是上海的6倍?

芬兰出租车:28公里67欧。67欧是489元。

上海3公里起步价14块,以上每公里2.5块。28公里为77元。

芬兰是上海的6倍。(日本出租车也是上海的6倍)

为什么会这样?

从成本上,出租车属于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在芬兰为了支付更高的出租司机工资,出租车费用就比上海贵。(芬兰的人均GDP是中国的5倍,出租车司机的每天工作时间应该比中国短,一天24小时运作就需要比中国更多的司机,所以司机工资成本比中国要高很多。)

(2)为什么芬兰的民宿、滑冰、水果跟上海一样贵?

然而住宿价格跟上海差不多。租整套湖边木屋都只要700块一天。

赫尔辛基滑冰价格:门票6欧,租冰刀鞋6欧,不限时间。这个价格跟北京差不多。

超市里的苹果、香蕉、菠萝等大众水果价格,跟上海差不多。以普通苹果为例,0.89欧一公斤,折合6.5元/公斤。好的苹果要15元/公斤,上海也一样。

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东西的成本都是很低的。住宿和滑冰,都是资本投入型,边际成本很低,劳动力投入少;欧美的水果等农产品,也是劳动力投入少的,跟日本不一样,日本大农场少,主要是小农民,劳动力投入大,所以日本的水果巨贵。

人均收入高的国家,人力成本贵,劳动力越密集的行业就越贵,最突出的表现是饭店和出租车。

(3)芬兰赫尔辛基市中心的房价1万欧/平米,次中心5000欧,郊区2500欧。但即使郊区靠近机场,到市中心坐地铁都只要半小时。赫尔辛基是一贵一条线,而上海则是一贵一大片。

这就没法用成本来解释,更多体现的是效用端的差异(市中心的土地贵,本质上也是由于人们给市中心更高的效用评价导致的)。这体现的是一个社会的价值观:离市中心地铁半小时距离的郊区,你愿意给相对于市中心多高的贴水幅度?是贴水25%,还是50%,还是75%?

这个价值观也是会变化的。上海郊区的房子对市区的贴水,前年还是50%,去年已经变成30%左右。

成本好研究,供需也好研究,消费者效用最被忽视。我当重点发展这一块。大级别的行情往往来自于价值观的变异。比如今年焦炭价格涨3倍多,在于前几年大家把焦炭当成定价权最弱的环节,今年却成了钢厂争抢的宠儿(在供需错配的大背景下,焦炭的成本和估值对价格都起到上涨推动。类似于股票里的戴维斯双击:业绩和估值都得到提升,股价大涨)。比如商品1973年涨三倍,是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大家对货币的价值发生重大变异。

4、行情如烧火

晚上10点半起来,火炉里火灭了,木材烧成了灰。我在房间里找火柴,引燃纸和树皮,然后加入木材。木材厚了没引着,我就继续加纸加树皮,终于点起来了。

启示:燃料按照易燃性分类:火柴最易燃,纸其次,树皮再次,木材再次。但是从燃烧持久性来说,却刚刚相反。(纸本质上也是树木的变体)。如果中间连不上就烧不持久。每种燃料都不可缺少。

一段行情也是如此。只有火柴没有木柴是短行情。有再多木柴没有火柴树皮也是枉然,没有行情。基本面好比燃料,分为火柴,木柴等几种等级。判断行情的爆发力和持久力。

行情涨快了,会过量消耗木材,时间就短;行情慢慢涨,木柴一点点消耗,时间就长。

中国2015年股市火太大,经济不好,一年就熄了;日本1985-1990年火也太大,经济好,烧了几年也熄了。美国股市的火刚刚好,所以1980至今一直在烧。

P.S 奉上几张图片

上一篇: 我的期货演义第12回:认知自我与模式
下一篇: 下一篇:我的期货演义第14回:火车上铺思期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