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戎、春晓资本以及他们的“金融帝国” | TBO精选

导读:原标题:王戎、春晓资本以及他们的“金融帝国” | TBO精选 伴随一则公告,近期在金融与创投圈汇聚了大量目光,并在旅游行业布局颇深的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近况落幕。昨夜,春晓资本作为大股东实际控制的九有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

王戎、春晓资本以及他们的“金融帝国” | TBO精选

原标题:王戎、春晓资本以及他们的“金融帝国” | TBO精选

伴随一则公告,近期在金融与创投圈汇聚了大量目光,并在旅游行业布局颇深的春晓资本创始合伙人韩越近况落幕。昨夜,春晓资本作为大股东实际控制的九有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韩越,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多个P2P维权群有消息称,春晓资本投资的P2P项目君融贷创始人吴隽也已自首,而春晓资本实际控制人、春晓系金融游戏疑似的最终受益人王戎仍旧滞留香港。随着经侦的层层深入,一出裹挟企业、金融机构、P2P平台、上市公司的金融大戏或将徐徐揭幕。

王戎及其小伙伴

春晓系的金融故事从P2P开始溃败,进而传导到其所孵化的品途、尚品旅游等公司。而提到春晓资本,就一定要说王戎与北京瑞金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金麟”),以及在这个故事中围绕在王戎身边的众多小伙伴。

王戎大学毕业毕业四年后创立了“瑞金麟”,当时的“瑞金麟”主要做的业务是电商TP(代运营),先后在2012年获得软银赛富A轮融资,2014年获得维思资本B轮融资。

而随着TP行业的发展,问题也随之出现。TP的行业门槛并不高,同时电商概念的兴起也令TP行业陷入红海竞争,价格战下毛利率不断下滑。而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很多品牌商退出TP公司,选择企业自己组建电商团队,TP公司客户数量不断下降。

因此,“瑞金麟”将自己的业务转向了新的方向——经销。在“瑞金麟”看来,品牌商和经销商是利益共同体,不会被轻易换掉,但品牌商换TP是司空见惯的现象。截止到2017年,“瑞金麟”经销部分占总体GMV的70%,代运营占小部分。按照“瑞金麟”的官方说法,在其业务占比中以后经销比例会超过80%。

虽然“瑞金麟”在今天已经成功转型,但在转型之初“瑞金麟”面临很大的问题。因为,经销必须有三大要求:资金的投入,仓储物流的服务,精通渠道。以往“轻”运营的“瑞金麟”突然要做“重”,在资金上非常吃力。

这个时候,王戎找到了他的大学校友,君融贷创始人吴隽。两人一起研究如何通过P2P自融搞这部分资金,这是为什么王戎及春晓系投资P2P的初衷。在君融贷被查封前,“瑞金麟”与君融贷在大连的同一处办公地点办公。

与此同时,韩越的春晓资本、王戎的融数金服、以及韩翔的石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先后成立。韩越、韩翔与王戎是表亲,春晓资本主要关注的是B2B领域,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主要将注意力放在旅游行业。

王戎希望将融数金服打造成这样一个角色:下游是各家P2P公司,上游是各种有借贷需求的企业,融数金服用技术大数据管理上下游,根据借款百分比提点。韩越与韩翔通过投资、孵化为王戎的融数金服寻找可以做供应链金融、或有借贷需求的企业。

在公开资料可以看到,春晓资本的一项优势便是为被投企业提供“基于数据分析的债权金融解决方案”的特色服务,即被投企业可以通过资金成本更低的债权融资获得资金。

自建P2P王国

可以看到,目前有6家爆仓的P2P平台,石头理财,抓钱猫,聚财猫,草根理财,牛板金,君融贷分别与王戎有直接间接的关系。

其中,春晓资本对牛板金,君融贷直接持股,吴隽曾经也是融数金服的股东。

聚财猫称接受过春晓资本旗下春晓天泽的投资,并且聚财猫创始人薛亮在工商层面与王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草根投资的联合创始人、前副总裁张文斌不仅在草根投资子公司担任监事,还是春晓天泽的股东。张文斌离开草根投资后,创办了石头理财。石头理财法人谢贵深为“瑞金麟”关联公司前员工,其兄弟谢贵洲为“瑞金麟”高管。

抓钱猫法人吕彦彦,之前是“瑞金麟”上海负责人,曾与韩翔共同成立河子市辰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几家平台之间的资金关系也同样错综复杂。例如,君融贷的吴隽同时是北京京蛰网络科技责任有限公司法人,北京京蛰网络科技责任有限公司则是牛板金赃款流向数融金服关联公司中的一家公司。

抓钱猫平台上大部分资本,则通过一家叫做大连天润集团的公司放出。但在工商信息上,并没有大连天润集团这样一家公司。而网络上有资料显示,大连天润集团旗下包括高德汇通融资租赁(大连)有限公司、大连鼎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

而君融贷平台上的汽车质押贷和抵押贷,合作和担保机构即是高德汇通融资租赁(大连)有限公司。大连鼎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亦可以通过春晓资本孵化的会唐网主体公司,北京会唐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与王戎相关联。

同时,几家P2P平台分别不同程度的出现借款合同、借款信息造假等情况。石头理财的投资者根据银行流水发现,其投资的个人信用贷款金被汇入了众多不明公司账户,经查证大多为融数金服的关联与空壳公司。

牛板金的多位投资者也透露,其下载的合同存在造假情况。投资者按照合同上留下的借款人的手机号致电“借款人”,得到的回复都是“没有在牛板金借款,应该是信息被盗用了。手机号和身份证号是对的,但合同上的银行卡号不是他的”。

2017年,同为TD+经销模式的丽人丽妆爆出过一则丑闻,其一名前员工利用原来掌握的管理员账号盗取公司客户个人信息并进行倒卖。或许,对于王戎及春晓系掌握的资源来说,获取一些个人信息伪造成P2P“借款人”并不困难。

钱究竟去哪了?

事实上,春晓系P2P不仅利用个人信息假造借款,其还涉及关联公司自融。春晓系P2P的崩塌从牛板金开始,除挤兑之外,牛板金的公司监事厉晗赟公开表示,“牛板金爆雷的真正原因是,平台接受了融数金服近90%通过众多空壳公司的假借款需求,并募集资金进入公司前股东孙启良、陈鄂、胡文周、沈旭卿在上海南汇的地产融资项目。”

厉晗赟对投资者表示,牛板金平台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陈鄂及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成立多家空壳公司,或批量购买并非借款方的其它公司资料,以及伪造根本不存在的借款公司,通过这些途径虚构借款人身份及信息,通过发行“牛钱袋”等平台产品将债权人本以为分散形式放给众多公司的总计43亿元资金,非法转给胡文周等四人及其背后团队。

但随后又有消息称,牛板金43亿未兑付的资金去向大致是:12亿资产为春晓资本供应。31亿为牛板金前股东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项目,挪去房地产。

但事实上,春晓资本与牛板金前股东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并非毫无关联。在2017年5月牛板金曾被曝出涉嫌自融,当时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尚是牛板金股东。

牛板金2017年5月自融事件中有一位关键人物叫做程湧。程湧是牛板金的运营主体浙江佐助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重要股东上海彤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和法人代表。

同时,牛板金的借款企业上海众观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共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崮晟(上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涛利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都与程湧有着密切关联。

此外,程湧是一家名为上海辐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而彤瀚投资的发起人孙启良,既是牛板金股东,又是辐诠贸易的第二大股东和监事。

显然,程湧与牛板金前股东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是一伙人。而这位程湧此前又是九有供应链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法人,九有供应链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由深圳九有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全资控股,而春晓资本的韩越是九有股份的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17年7月,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将牛板金卖给王戎的融数金服。在尚未完成工商变更时,牛板金便开始为融数金服发标。而在牛板金被卖给王戎后,依然通过发行假标、关联标等方式为前股东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等人疯狂融资。

而胡文周等人所谓的房地产项目即,“上海玉湖集团斥资数十亿,拟在浦东新区打造总建筑面积14万平米的金力时代广场。”根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显示,金力时代广场建设单位为上海金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上海玉湖投资集团的大股东便是胡文周,其持有玉湖投资集团85%的股份,同时其持有上海金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41.65%股份。也就是说,金力时代广场这个项目是否动工,花多少钱动工其实都是胡文周说了算,并不透明。

一个疑问随之浮现,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与春晓资本涉及的43亿资金,其真实情况究竟是两笔资金两笔流向,还是一笔资金一笔流向?

有趣的是,韩越在2017年8月24日斥资7.5亿通过收购九有股份第一大股东盛鑫元通100%股权,成为上市公司九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这或许也是融数金服及孙启良、沈旭卿、陈鄂、胡文周四人在2017年5月前后疯狂发标的原因?

而在韩越入主盛鑫元通之后,今年3月盛鑫元通收购了杭州联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法人曾是胡文光,而胡文光同时又是上海金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与牛板金自融事件主角之一胡文周是兄弟。

帝国的陨落

事实上,韩越的春晓资本曲线持有九有股份,或许也与“瑞金麟”迫切的上市需求有关。这一手“曲线救国”与当年软银赛富试图控制上市公司“徐工科技”所采用的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而软银赛富也正是“瑞金麟”的A轮股东。

抛开其余因素不谈,但从TD行业而言,“瑞金麟”是这个行业中仅次于宝尊电商的大品牌,宝尊电商与2015年在美国上市,TD同业中丽人丽妆等企业也在寻求上市。而“瑞金麟”从2012年拿到融资至今已6年,从时间节点上看投资机构也的确到了敦促其上市的阶段。

但TD+经销的概念在A股并不容易操作,同为TD+经销概念的丽人丽妆便刚刚冲击IPO失败。通过招股书数据可以推测,丽人丽妆2014年至2016年连续三年净利润率分别只有0.8%、2.7%以及4.0%。同时,丽人丽妆连续3年现金流为负。

同时,丽人丽妆的收入结构里,有很大一块来自于品牌商的返利。如果品牌方返利政策变化,甚至终止合作无法收取返利,公司的盈利能力将受到较大影响。而如果未来公司没有达到品牌方授权要求或品牌方调整线上销售渠道,并终止对公司的品牌授权,也将会对丽人丽妆的业务开展造成不利影响。

当然,丽人丽妆的问题不能代表“瑞金麟”。与丽人丽妆专注于化妆品行业不同,“瑞金麟”所覆盖的行业更广,但无论是宝尊电商还是丽人丽妆,二者都背靠阿里,而“瑞金麟”身后并没有电商平台的资金。

明修栈道困难,可以选择暗度陈仓。一个可能的方法是九有股份通过收购,将“瑞金麟”并入上市公司体系中。当然,这同时需要一笔资金。

事实上,如果资金的运转过程中没有出现断裂,王戎及春晓资本的这一波操作也算颇为精彩。但偏巧万事俱备之时,王戎及春晓资本碰上了资管新规与中美贸易战。

随着资管新规出台,P2P收益率下滑,同时合规门槛及合规成本上升。而受中美贸易战冲击,A股从3000点跌倒2800点以下。一度令有股权质押融资行为的A股公司颇为难受,而春晓资本正是其中一员。

春晓资本收购盛鑫元通之后,随之将盛鑫元通持有的九有股份股权分批质押,质押率达99.99%。事实上,股权质押融资是一种正常的融资行为。但是,当二级市场出现大幅调整,股价直线下跌并且跌破预警价时,质押方需要通知出质人补充保证金或者是补充担保品。

如果股价跌破了平仓价,或者是说质押融资额小于平仓线,质押方将会要求出质人迅速补充保证金或者追加担保品至警戒线水平,否则质押方将进行平仓操作。这个时候,追加保证金等操作将直接冲击股东资金的短期流动性。

通常来讲行业平均数据是,融资成本8%、预警线160%、平仓线130%(证券公司、银行等质押方的作风越激进,则预警线、平仓线越低)。

假设质押率质押率50%,股票交易价格为K,则:

预警价=K*质押率50%*(1+融资成本8%)*预警线 160%=0.864K

平仓价=K*质押率50%*(1+融资成本8%)*平仓线 130%=0.756K

假如一家上市公司股票当前价格是10元,这家上市公司有50%的股权被质押,融资贷款利率是8%,设置了160%的预警线,130%的平仓线,那么当股票价格跌至8.64元,跌幅13.6%时,就到了预警价,被质押方就会提示你增加质押物。跌至7.56元,跌幅24.4%时就会被强制平仓。如果这个质押比率越高,预警价和平仓价需要的跌幅越小,质押股票被强制平仓的风险越高。

根据公开信息,春晓资本当时以7.5亿买下了九有股份19.06%的股份,总即九有股份在一级市场股权转让的总市值的价值是39.47亿。而截至目前,九有股份总市值14.78亿,跌幅62.6%。

一方面是P2P的输血渠道出现问题,另一方面是质押股票需要不断的追加保证金,此外一部分通过P2P融资投入到春晓资本系企业的运营资金也无法收回。公开资料显示,春晓资本旗下的课栈网、会唐网均通过春晓资本关联的P2P获取过借款。仅2016年一年,会唐网就通过君融贷获取6亿借款。

而品途、尚品旅游等公司的一部分运营资金或许也来源于春晓资本系P2P平台。一个资金链危机出现在王戎及春晓资本面前,“瑞金麟”的货款不能轻易调动,春晓资本的风投项目短期内也无法变现。王戎及春晓资本的金融故事到此完结。

事实上,金融只是一门工具,并没有好坏之分,只在于使用者如何利用。在春晓资本韩越被刑拘的同时,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专题会议,主要议题有三个:一是听取了网络借贷行业风险专项整治工作进展情况;二是听取了防范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情况的汇报;三是研究了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有关举措。

而随着经侦的深入,王戎及春晓资本的故事原貌也将会不断浮出水面。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上一篇: 外汇交易中分析行情的方法一高朋金融
下一篇: 下一篇:神州数字启示录:由支付交易到新金融科技